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同样的一号实验室,魔女正百无聊赖地看着四周。而在他的周围,研究员们正在满脸兴奋地商讨着。

“终于有志愿者了!”

“花惊怨....似乎是一位高官的儿子。”

“这种人居然愿意来当志愿者?”

“话不能这么说,所有的志愿者中,他态度和意志都是最坚定的,甚至一些超凡者专员都比不过他。”

而除了研究员之外,实验室内,魔女还看到了一个脸色有些苍白的青年正乖乖地躺在机械床上,让研究员们往他身上贴各种各样的东西。其中有一位女性的研究员似乎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只见她开口问道:“你不怕么?”

青年闻言看了眼对方,随后温柔地笑了笑:“怕得很,事实上我已经开始后悔了,不过来都来了嘛。”

“所以我现在很庆幸。”

“庆幸什么?”

“庆幸我在还保持理智的时候,就将所有退路都切断了。”

虽然嘴上说着害怕,但青年的情绪却非常稳定:“我现在已经躺上了床,身上布满了各种拘束带。就算我后悔了,我想跑,你们也不可能让我跑。而且我还和契约之神,命运掮客签订了契约。”

“什么契约?”

“只要我不参加这场实验,祂就会取走我的性命。”青年扯了扯嘴角:“这样无论如何我也要参加了。”

“该死,我好后悔啊。”

“恨不得回到过去掐死签订契约的自己。”

青年的言行和态度呈现出了截然相反的两个极端,结果反而是把周围的研究员们听得有些心中发寒。

青年见状倒也没有生气。

只是默默的闭上了眼睛。

魔女看着床上的青年,或者说这次的任务目标,繁花专员花惊怨,随后舔了舔嘴唇:“好俊的小伙子。”

“有点疯。”

“我喜欢。”

片刻过后,魔女又走向四周,跟着研究员们参与了整场实验。直到实验结束后一切倒流,又回到了最开始的模样后,她才得出了结论:“嗯....这个时间点,应该是繁花第一次接受实验时的景象。”

一号实验室总共举行过两次实验。

第一次实验,造就了专员繁花,花惊怨这么一个超凡者。而第二次实验,则是他们负责处理的事件。

“我被送到了这里。”

“那其他人,应该也和我一样。”

“不过有漫游者在,以他的能力,就算离不开这个国度,至少也可以在国度内不同的时间点穿梭吧。”

话音刚落。

魔女就看见一道身影在实验室内缓缓浮现而出。

“死人妖,看到你还活着真是让人难过。”

“死瘸子,走这么快赶着找死?”看着漫游者,魔女没有任何犹豫,中性的嗓音开口就是一句国粹。

“情况怎么样?”

“稍微有一点发现。”

漫游者没有废话,直接将荀曦和自己的猜测说了一遍,而魔女听完则是点头道:“果然还是我们这些正常人靠谱。研究院的疯子说得天花乱坠,结果实验室内部的情况和他们说得完全不一样。”

“怎么样?”

另一边,漫游者则是用一副嫌弃而无奈的表情看着魔女说道:“可以用么?可以用的话就赶紧用吧。”

“...勉强可以。”

魔女闻言笑了笑:“其实老老实实地表现出期待也不是不行哦。”

“滚蛋。”

“呵呵。”

低下头,只见魔女缓缓握住了自己白皙脖颈上的项链,那是一个锁形状的项链。不过实际上那是一件灵异物品,而魔女之所以能在使用了魔法少女变身棒后活下来,就是多亏了这枚锁型项链。

“解锁。”

话音落下,魔女便轻轻按压项链,解开了上面的锁扣。打开的锁扣倒过来后,赫然形成了一个心形。

下一秒,音乐响起来了。

只见五彩斑斓的光芒在魔女周身绽放,还有花朵星星等各种各样的背景陪衬,同时洁白的圣光也笼罩了魔女的全身。等到圣光散去后,魔女已经换上了一套带着头纱,手套,黑色长裙的礼装。

变身完毕。

音乐结束。

然而就在音乐消失的同时,魔女的身后却还是响起了一声清脆的介绍声:“DevilMatryoshaka!”

紧接着,魔女手里便出现了一本黑皮书册。

“焯!”

尽管自己已经不是第一次见了,但漫游者还是忍不住捂住了半张脸:“收收味,二次元差不多得了。”

“没办法。”

魔女拂了拂自己耳旁的乌黑秀发:“这是心锁自带的特效。别看离谱,但变身期间我会得到国度的保护,大部分的灵异都没办法伤害我,算是一个无敌时间。而且变得多了,其实也就习惯了。”

“甚至还有点上瘾。”

“所以我才推荐你也试试,我一直觉得你的灵异如果能有这个搭配的话,可以达到一个全新的高度....”

“够了!”

只见漫游者捂住耳朵,语速飞快地说道:“赶紧的,用你那个英文名字和实际名字完全不搭嘎的东西查一查,这个国度到底有什么破解的方法。你那东西是可以强制读取国度内灵异规则的吧?”

“这不是东西。”

魔女抖了抖手里的黑皮书:“这玩意儿的名字是DevilMatryoshaka,实际名字我称之为灵异剧中剧。”

“Devil是恶魔,对我们来说,灵异就是恶魔。”

“Matryoshaka是套娃的意思,可以联想到剧中剧。”

“而它的能力,也和它的名字密切相关,强制读取其他灵异国度内的灵异,就像是一部剧中剧一样。”

“快查!”

见漫游者一脸的不耐烦,魔女撇了撇嘴,随后便翻开了黑皮书。这原本只是一本空白的书册,但就在魔女翻开它的瞬间,上面便浮现出了字迹,连带着外面包着的黑色封皮上都浮现出了文字。

【国度:闭锁岁环】

【规则一:所有进入国度的生物,无论是死是活,都会被直接随机传送到和国度主人相关的时间点。】

【规则二:不同时间点无法互相影响。】

【规则三:被割裂的时间点无法脱离。】

【规则四:长时间待在时间点内,将会被逐渐同化。】

“四个规则。”

魔女摸了摸下巴:“规则四,同化的影响因为直接作用于我们身上,所以应该被外面的仁王分担了。”

“问题在于前三个。”

“等等。”话音未落,漫游者便开口道:“一段时间不见,你这书怎么还变了?闭锁岁环是什么东西?”

“哦那个啊。”

魔女小手一摊:“那个是剧中剧自己取的名字。事实上我也一直觉得国度有个好听的名字挺重要的....”

“当我没问。”

“呃....总而言之,从前三个规则来看。被割裂的时间点无法脱离,那想要脱离,就必须要把被割裂的时间点恢复原状,让他们回归主线。换而言之,我们得让时间点重新回到正确的位置才行。”

“怎么做?”

“能够对付国度的,只有国度。”魔女微微一笑:“拨乱反正的方法肯定是国度,问题在于该怎么用。”

“正确的位置。”

“回归主线....”

漫游者思考了片刻,最后迟疑道:“军团之前试过了,只要一展开国度,整个时间点就会立刻倒流重启。既然如此,我们要不要试试同时释放国度?在不同的时间点里,所有人同时释放国度。”

“这样一来。”

“被分割的时间点就有可能被我们打通,从而并入主时间线,然后我们就能顺着它脱离这个国度.....”

“....不对。”

“如果时间线被打通,那我们应该会顺着时间线,进入真正的繁花专员身处的,那座‘现在’的实验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