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这个声音并非别人,正是蚁后。

  蚁后知道,自己今天已经闯下大祸,如果楚风再有不测,那其身边众人定会将她生吞活剥,后果难料。

  蚁后更知道,青蛟源血的存在,便是楚风重生的希望。这可不是一滴普通的血液,那是上古神兽的精华,经历亿万年而未消散,天知道其中蕴含了多么惊人的能量。

  就在这一刻,蚁后已经得出了准确的结论。那便是,龙种之说,并非妄言,实力强劲,已然有目共睹,尤其不可思议的是,实力之上,楚风更是受天青睐,气运加身,每至绝境,必有否极泰来的时候。

  气运,也就是命运,上天注定。

  此种人生,如涉水之舟,洋海能行,阴沟可跨,一帆风顺未必,险中求生却是必然。

  险中能求生,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的,因为这要的不仅仅是实力,更重要的是气运。

  有此结论,蚁后再无丝毫犹豫,现在正是她再表忠心的最好时机。

  “青蛟源血?”

  红菱听到蚁后的声音,心中顿时燃起一丝希望。

  然而红菱却并不知道那青蛟源血为何物,只是双目警惕地盯着蚁后,同时更加警惕地询问而去。

  红菱的警惕是有道理的,先不说那蚁后的来历并不明朗,只从其一出现,便惹来了这么大的麻烦,害得楚风身受重伤,人事不醒,心中的怨恨便无法消除。

  “别的事先放到以后,现在你要相信我。楚风伤势太重,唯有青蛟源血可保其命,如有片刻耽搁,后果难料。”

  蚁后是何等精明的人物,怎会不知道红菱心中的怨恨,但其没有丝毫在意。因为红菱不值得她在意,她在意的只有楚风。

  “若楚风有何不测,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没有太多的犹豫,红菱便妥协了。她不得不妥协,因为她救不了楚风,而蚁后的话,或可一救。

  这就是万般无奈之下,死马当活马医的最后,也是唯一的一线希望。

  然而这个时候,红菱纵然身体很诚实,但嘴上却是不妥协的,说出来的话,落地有声,绝不含糊。

  不仅是她,红菱身后白山,方正,以及众多背剑者,此时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射向蚁后,表达的意思也很明确,即红菱的话,也就是他们的想法。

  “废话真多。还不动手?”

  蚁后听到此话,暗自翻了个白眼,但她也知道现在不是计较的时候。

  蚁后不计较,但不代表她就真的忍了,一个小小真气境的人族,一而再地在她面前出言不逊,真是让人忍无可忍。

  所以,蚁后的第一句话是说给红菱听的,不光是反讥,更多的是不满。

  第二句话却是说给那魂精火焰听说。

  魂精之火,神秘而强大,且自带灵性,它能听懂蚁后的意思。

  果然,蚁后的话音刚落,那魂精火焰一蹿而起,裹挟着焰中的那滴青蛟源血,一射而入楚风的口中。

  “哦!”

  这一刻,楚风面上骤起绯红,发出一声轻微的呻吟。

  “啊!”

  下一刻,楚风的身体开始发热,体温瞬间飙升,猝不及防之下,烫得红菱慌忙松手。

  楚风又掉在地上。

  这个自然反应的突然动作,把红菱自己都吓了一跳,连忙俯身,欲再度将楚风抱起。

  “别动他!”

  然而就在此时,一股强大的力量骤然袭来,硬生生阻在红菱面前,强行将她与楚风隔开。

  同一时间,一道红光疾射而至,一个俏生生的小女人站在眼前,正是蚁后。

  “吼!”

  “大胆!”

  事情变化得太突兀,一直保持着安全距离的蚁后突然就出手了,红菱的心跳猛然加速了几个节拍,一时间竟愣在了原地。

  红菱愣住,是因为她实力太弱,靠着楚风,她心中便有着莫名奇妙的强大自信,任何人都可以不放在眼里。可是当她真正的一个人面对这千年的灵兽时,内心还是恐惧的,更不知道该从何下手。

  红菱太弱,白山方正却是不弱的,此二者同声暴喝,一步上前,就欲出手。

  “放肆!”

  蚁后体小,却是千年的灵兽,更是一族之王后,虽败于楚风之手,失了本命灵魄,从此无法再上一层,但其千年的修为并未丢失,仍可为一方的霸主,身上霸气犹存。

  蚁后一声大喝,同时一个眼神直射而去,如箭之凌厉,王霸气势显现十足。

  白山方正心头猛然一震,同时停步,无形的威压使得他们不能向前再行半寸。显然,二者不弱,却只是相对红菱而言。在蚁后面前,他们仍是绝对的弱势。

  “青蛟源血,非同小可,也是楚风的机缘,现在正是关键时刻,是死是活,就看他的造化了。”

  蚁后说完,便盘坐于地,闭目养神,不再理会众人。因为她相信,自己愿意守护楚风的意愿已经表达得很清楚了。

  现在的蚁后,已然清楚了楚风的价值,追随之心已坚,所以她愿意挺身相护。

  当然,这只她愿意让人看到的表面意思。

  还有一个更深层的意思却是绝不能让人知道的。

  那就是忌惮,楚风的潜力让蚁后有着深深的忌惮。

  试想一下,如此少年,面对传说中的上古凶兽,非但没有丝毫退缩,更有放手一搏的勇气,而且居然搏赢了。

  更关键的是,楚风此搏,虽受重伤,人事不醒,却并非真正的油尽灯枯,最起码他放出体外的那出窍二魂,绝对是两个能捅天捣地的主。

  蚁后相信,只要自己对楚风稍有不轨,那必定是万劫不复的后果。

  这样的少年,对其心怀忌惮,亦应该是智者所为。

  所以,蚁后忌惮得心安理得。

  “哦!”

  众人受蚁后威慑,心生惭愧,正欲恼羞成怒,强行发作,却又硬生生地止住。

  因为场上的变化再起。

  地上的楚风突然开始颤抖,皮肤迅速赤红,并伴有热雾腾起,明眼人一看就能明白,这是有热源在其体内炙烤,五脏六腑如受酷刑。

  楚风口中发出模糊不清的痛苦呻吟。

  按理说,楚风连万火之源的魂火都可以驾驭,还会的其它的热源能够对他产生伤害吗?

  答案是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