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这个女孩子一直都是那么刚强,从来都是。

    她也有自己的骄傲,她坚信爱情应该是双向奔赴,只要对方不爱自己,自己就算再爱也要隐藏起来,不能卑微的祈求爱情。

    她不想听,梓晨立刻闭嘴。

    晚上。

    到了睡觉的时候,李雪儿去了另外一个房间。

    梓晨在她身后道:“你还是生气了。”

    “我没有。”

    “既然没有,为什么要分居?我这次去没什么的,只是看老朋友。”

    “你不用对我解释,你对我没有解释的必要。”

    她倔强的还是坚持不跟他睡一张床,只是推说自己身体不舒服。

    第二天,俩人一起出门,李雪儿挽着梓晨的胳膊,就像是一对恩爱夫妻那样。

    大家要送他们去机场,俩人都不同意。

    梓晨甚至用开玩笑的语气说,你们打扰我们的二人世界,就不要当电灯泡了。

    行吧,大家不送了。

    上车后,李雪儿脸上的笑容立刻褪去。

    她出言讥讽:“其实你才应该是电影学院毕业的,这演技真是绝了,奥斯卡都欠你一个小金人。”

    “彼此彼此,我们俩谁也别说谁,你不是也一样?”

    “在人前装的温柔贤淑,离开大家视线立刻就是一副母老虎的样子。”

    “你才是母老虎。”李雪儿狠狠的瞪他。

    梓晨也不恼,只是不紧不慢的回答:“你是母的。”

    李雪儿:……

    车先开到李雪儿的娘家,梓晨帮她把行李拿下去,要送她回家。

    “不用你,我自己拿的动。”

    “是,我相信你拿的动,但是你要怎么对你爸说,你有理由吗?”

    李雪儿语塞,没有理由啊,确实没有。

    但是她嘴硬:“不用你管,你只管出你的国就是了,我不过是你合约上的乙方,连合伙人都不是,你不用管我。”

    梓晨也不理她,拿着行李径直往前走。

    “哎,你去机场别迟到了。”

    “你赶不上飞机,可不能怪我,我没让你送。”

    “我跟你说话,你没有听见吗?”

    梓晨在前面走,李雪儿跟在后面碎碎念。

    偶尔看见邻居和他们打招呼,她就立刻闭嘴。

    到家了,老李头在家喝酒,家里有客人,却也不是别人,是顾志豪。

    两名“顾问”,不在酒楼上班,共同翘班在家喝酒,被老板逮到是什么滋味?

    老李头和顾志豪知道。

    他俩讪讪的笑着,有点不好意思:“你们怎么回来了?”

    梓晨道:“雪儿这几天晚上经常做噩梦,在家里睡不安稳,我恰好要出差,她就提出要回家住几天,陪陪爸爸,等我回来的时候接她一起回家,爸爸您看行吗?”

    这有什么不行的?

    女儿回家住,老李头求之不得。

    安顿好李雪儿,梓晨告辞。

    “怎么这么快就要走?留下来吃过饭再走。”

    俩老头心虚,张罗着要再去弄几个小菜,李雪儿阻止:“不用了爸爸,他要去机场,再晚点就赶不上飞机了。”

    “哦,那带些吃的。”

    俗话说,一个女婿半个儿,老李头没有儿子,他把梓晨当做自己的儿子一样。

    怕他饿着,张罗着要为他带饭菜。

    梓晨哭笑不得,带这些东西,连安检都过不去。

    他只能耐心的解释:“爸爸,安检不让带,这些东西是带不上飞机的,而且飞机上有餐,饿不到我。”

    老李头仍然不放弃:“哪能呢,飞机上不让带吃的太不讲理了,再说飞机上的东西都很贵,贵还不好吃……”

    梓晨只能继续解释:“飞机上的饭菜不要钱,都包含在机票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