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次日。

依旧是老时间,老地点。

上午十点,滨江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依法公开审理杜湘湘,李桂琴等人诽谤一案。

开庭前,姜白使用了第二个“中度抑郁症体验卡”,随后便一脸灰败的跟罗大状一起走进审判庭。

“咚!”

熟悉的法槌声响起。

正式开庭!

宣读法庭纪律,确认各方身份,宣读起诉书……

一套固定流程下来,十几分钟过去,随后便是法庭辩论以及举证质证环节。

这次的被告有七人,分别是杜湘湘母女和五个逗音平台博主。

庭审将会分三轮进行。

第一轮审理的是一号被告人杜湘湘。

罗大状声音洪亮的说道:“一号被告人(杜湘湘)在此前的审理中,因诽谤罪获刑判二缓三,却不知悔改,于缓刑期间继续在网络上对我的当事人进行诽谤,避重就轻,颠倒是非……”

“缓刑期间再犯新罪,撤销缓刑,数罪并罚!”

“我请求法官阁下,对一号被告人从重判处!”

杜湘湘站在被告席上,脸色苍白,神情慌乱。

求助般看向陈梦喆。

后者开始辩护:“我反对!”

“控方律师对我当事人的指控完全是不实指控!”

“诽谤罪的构成要件有三:”

“一、诽谤罪侵犯的客体,是他人的人格尊严、名誉权;”

“二、在犯罪客观方面表现为行为人实施捏造并散布某种虚构的事实,足以贬损他人人格、名誉,情节严重的行为;”

“三、主体是一般主体,并且主观上必须是故意。”

“我方当事人确实录制并上传了视频,但在视频中,她并未指名道姓,整个视频从头到尾,都从未出现过原告的名字!”

“相关表述系宏观概括性言论,无任何特定指向,故原告主体不适格!”

“也就是说,这个视频根本不存在受侵犯的具体个体,自然也不构成诽谤罪!”

说完,陈梦喆看向罗大状。

这是他最强有力的武器!

不管是杜湘湘还是李桂琴,她们在视频中确实从未提到过“姜白”这两个字,全程都以“TA”或者“那个人”“那个家伙”这样的字眼来指代。

我都没指名道姓,你凭什么说我诽谤你?

只要这一轮辩护中,陈梦喆能够取得优势,那么后面几轮的辩护,将会容易许多。

甚至有可能让几名被告全部无罪当庭释放!

如果这样的话……陈梦喆的大名,定当响彻整个龙城司法界!

然而,梦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陈梦喆话音刚落,便遭到罗大状的猛烈回击。

“被告人确实没有直接点明我方当事人的姓名,但有一种侵犯名誉权的行为,叫做‘影射型侵犯言论!”

“被告人在视频中所指代的对象,具有显著性和对应性,即被告人视频中所说的对方,与我方当事人具有的个人特征要素,具有可识别的显著性和全部相符的对应性。”

“除此之外,通过被告人视频中的讲述,完全可以达到锁定唯一主体的程度,以致于一般公众会将其理解为我方原告。”

“根据《影射型侵犯言论的主体指向性原则判断》的相关条文,足以认定,这就是典型的影射型侵犯言论,故而侵犯客体就是我方当事人,被告人诽谤罪名成立!”

关于影射型侵犯言论,罗大状说得很专业。

通俗来讲,包括但不限定于以下几种情形,都可以归为所谓的“映射型侵犯言论”:含沙射影、指鹿为马、指桑骂槐……

这一条法律条文,在娱乐圈是适用最多的。

媒体在报道八卦的时候,为了避免名誉权隐私权等纠纷,通常会用X姓艺人,或者XX籍艺人等形式来指代明星,看上去似乎没有构成侵权,但实际上这就是影射型侵犯言论……

听了罗大状的话,陈梦喆倒吸一口凉气。

自信满满的出招,居然被轻而易举粉碎!

陈梦喆很清楚,这场对决虽然刚开始,却已经结束了。

但他还是硬着头皮继续辩论。

“原告称自己因为我方当事人的诽谤而造成其中度抑郁,对此,我表示质疑。”

“这里有一份监控视频,视频画面是昨天发生在蓝水咖啡馆的事情。”

“原告当众表演羊癫疯,绝对达到了以假乱真的程度,他的演技有目共睹。”

“因此我有理由怀疑,原告所谓的抑郁症,是其通过表演误导了医生,从而拿到了一份不实诊断!”

法官陈忠汉看向原告席,道:“请原告方回应被告律师的质疑。”

罗大状早有准备,不慌不忙的举起一份证物,道:“这是三甲医院XX医院精神内科主任医师韩医生开具的诊断报告,这就是最强有力的证据!”

“至于辩方律师所说,通过表演可以让专家误诊,简直是荒谬!”

“如果一个人没有抑郁症,即便他表演得再好,专业的经验丰富的医生,还是能从一些非言语信息有所洞察。”

“请不要质疑一位主任医师的专业性。”

有人可能会觉得抑郁症是可以假装的,毕竟这不同于常见的器质性疾病,不能够通过B超彩超核磁共振CT等科学仪器检验出来。

但想要假装抑郁症绝对不容易,这种心理疾病并不仅仅是简单的情绪低落,闷闷不乐等,语言上你可以假装,神态动作也能够表演,但有些内在的东西,是无论如何也演不出来的。

所以陈梦喆对抑郁症的质疑,本身就站不住脚。

半小时后,随着法槌落下,一号被告人杜湘湘的案件审理完毕。

接下来是二号被告人李桂琴。

陈梦喆:“我方当事人文化程度并不高……”

罗大状:“文化程度低并不是犯罪的借口,也不是减轻判处的理由!”

陈梦喆:“我方当事人完全是出于对女儿的关心,关心则乱……”

罗大状:“但这并不能改变二号被告人犯罪的主观事实!”

“……”

“咚!”

第二轮审判结束。

第三轮开始。

五名被告人一起出庭。

“三号被告人(穆云海),逗音账号‘海将军’,粉丝量四十三万,他所发布的两条诽谤视频,播放量均在两百万次以上……”

“四号被告人(李军),逗音账号‘葬爱家族大长老’,粉丝量五十一万……”

“五号被告人(陈彬),逗音账号‘高中成绩不理想的阿彬’……”

“六号被告人(赵大壮)……”

“七号被告人……”

“几名被告人的行为,是对我当事人的诽谤,侮辱!这种行为导致我方当事人出现了中度抑郁……”

“且是以盈利为目的……”

“我请求法官阁下,对几名被告人从重判处!”

罗大状洪亮的声音在审判庭内响起。

五个精神小伙顿时吓得脸色惨白。

陈梦喆暗叹一声,开始为其辩护:“我方当事人并不知晓事实真相,他们只是出于一腔热血,想为‘不平之事’发声……”

罗大状笑笑,举出了一份证据,道:“我这里有证据,可以证明五位被告人是知道事实真相的!”

“他们发出视频后,不少知情者在视频评论区为我方当事人澄清,可五位被告人的做法,并非及时改正,终止侵权行为,反而将知情者的评论删除,并拉黑其账号。”

“这种行为,足以说明他们知道真相,但忽视真相!”

啊这……

陈梦喆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扭头瞪了眼被告。

这么重要的情况,他们居然没有一个人告诉他!

愚蠢!

太愚蠢了!

这让陈梦喆陷入了被动。

本就不乐观的局势,更加雪上加霜了。

总有些大聪明,对律师都有所隐瞒,结果导致律师在法庭上陷入被动,节奏大乱!

显然,这几个精神小伙就是传说中的大聪明。

他们隐瞒了这个情况,让陈梦喆对此毫无准备。

翻盘无望啊……

四十分钟后,煎熬的法庭辩论环节结束。

陈忠汉看向姜白,“请原告做最后陈述。”

姜白神情有些呆滞,反应迟钝,似乎心不在焉。

“咚!”

“请原告做最后陈述。”

陈忠汉重复一遍,姜白这才反应过来,缓缓起身。

声音低沉的说道:“被告人的诽谤,对本人造成了很严重的影响,本人最近几天每天都吃不好,睡不着……”

“本人请求法官大人对几名被告从重判处,谢谢。”

姜白向着法官深鞠一躬,而后落座。

他在开庭前使用了中度抑郁症体验卡,这一系列的表现,全都是一个中度抑郁症病人的表现。

这一切,法官和陪审员都看在眼里。

这怎么可能是装的?

即便是装,也不可能接近两个小时都装得天衣无缝吧?

如果姜白真有这样的演技,轻轻松松把各大奖项的影帝拿到手软好吧!

好好的一个帅小伙,就这样抑郁了。

陈忠汉内心暗叹一声,收回目光,看向被告席:“请被告人依次做最后陈述。”

杜湘湘是第一个。

她顿时就哭了,泣不成声,结结巴巴陈述完毕。

然后是李桂琴,穆云海……

这次他们倒是没搞什么幺蛾子,全都严格按照陈梦喆的吩咐,认罪,道歉,态度诚恳。

“咚!”

法槌落下。

陈忠汉开始宣读判决:“龙城市滨江区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对于杜湘湘、李桂琴等人诽谤罪一案,已审理完毕。”

“现作出如下判决!”

话音响起,所有人起立。

七个被告的脸上,写满了惶恐不安。

可惜这世上没有后悔药卖,否则他们倾尽家财,也要买一颗来吃。

陈梦喆则是有一种解脱的轻松感。

他现在突然有点理解张伟了。

跟罗大状对决,真的是一种折磨。

本来实力就有差距,还要面临猪队友的影响。

真就全程被按在地上摩擦。

不过想想张伟,陈梦喆突然感觉心理平衡了许多。

张伟的经历,在龙城司法圈子里都传开了。

这倒霉孩子……

每次都能碰到神对手和猪队友……

陈忠汉继续宣读判决结果:

“被告人杜湘湘,诽谤罪名成立,且在缓刑期间犯新罪,缓刑撤销,数罪并罚,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并赔偿被害人精神损失费20000元。”

“被告人李桂琴,诽谤罪名成立……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六个月,并赔偿被害人精神损失费10000元。”

“被告人穆云海、诽谤罪名成立,且以盈利为目的……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赔偿被害人精神损失费10000元。”

“被告人李军……”

穆云海等五个逗音博主,获刑最短的两年零三个月,最长的三年,并且都需要向姜白支付五千元到一万元不等的精神损失。

除此之外,本次诉讼费用,由七名被告承担。

判决一出,“哀鸿遍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