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趁着周围的人都发懵,娜塔莎挥起手中的武士刀又砍翻了几个忍者,作为人类对顶级的特工,娜塔莎的格斗技巧远比在场的所有人都强。

不过一会的功夫,趁着手合会的人发生混乱,娜塔莎已经砍翻了对方一小半的人。

超杀女也很快就回过神来,加入了战团之中,她的出手方式和娜塔莎很相似,都是相对狠辣的那一类,再加上戴夫在旁边打辅助,十多分钟后,先前追杀进来的手合会忍者就只剩下没几个了。

眼瞅着就要团灭,剩下的几个忍者彼此互相对视了一眼,纷纷撤出了戴夫家。

“我们要去追杀那些家伙吗?”将武士刀从一个忍者的身上抽出,超杀女明蒂一脸兴奋的对娜塔莎道。

她之前只和大老爹还有戴夫合作过,大老爹不用说,简直心狠手辣,戴夫则完全就是个娘炮,无论做什么都犹犹豫豫的。

难得碰上了一个很和她心意的阿姨,下手同样狠辣,还不婆婆妈妈的。

“不...”透过窗户看了一眼几个忍者逃跑的方向,娜塔莎转身回答道。“这里已经被他们发现了,很快他们的报复就会接踵而至。”

“这时候我们不是应该报警吗?”开口的是戴夫的老爹。

他觉得既然忍者们都被击退了,接下来叫警察来不就可以了?更别提接下来还要离开自己的家了。

房间里的其他人都用一种奇妙的目光看了他一眼,仿佛在惊讶他怎么会这么天真。

过了半响,还是娜塔莎解释道。“手合会是纽约一个势力非常庞大的犯罪组织,报复手段非常狠辣,单凭警察局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

“那我们去哪,要不干脆去师傅那里?”说着戴夫用疑惑的目光看着娜塔莎。“对了,师傅知道你的身手这么厉害吗?”

“我建议你,不要将今天发生的这件事告诉你师傅。”娜塔莎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用冰冷的眼神看着他道。

戴夫的功夫烂的很,超杀女又受了伤,单凭两人根本不是手合会十多个忍者的对手,继续隐瞒下去,房间里的人都会陷入危险,所以娜塔莎才会通过出奇制胜的方式先解决掉对方的头领,再解决其他的杂兵。

手合会的忍者们被搞定之后,安全归安全了,可娜塔莎的身手也被暴露了出来。眼下神盾局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上头还没下令让她撤回,要是让严绍知道了她身手的事情,很快就会怀疑她的身份...

暂且不提任务失败的事情,光是严绍可能会产生的反应,就不能不让她感到忌惮。

她可是曾经亲身经历过严绍的强大,深知这个男人的力量有多恐怖。

“那我们现在去哪?”

“跟我走吧...”娜塔莎叹了口气。

其实她觉得自己这次的任务八成是要黄了,可是看着两个孩子和一个无辜的中年大叔惨遭毒手,属实不是她的性格。

原剧情中她会参与复仇者联盟,就是因为她还心怀正义。

她也不是没考虑过,要不要将人送到武馆去,在严绍的身边就算手合会的人再厉害也没用。

可谁也不清楚,对一个安插在自己身边的特工,严绍会做出什么反应。说不定哪天夜里,自己就被沉入大西洋底,或者更惨,被囚禁起来成了...

娜塔莎头一次对自己的美貌开始发愁...

不管如何,这里是不能待了,好在神盾局在纽约有不少的秘密基地和安全屋,以娜塔莎的权限掌握了不少。

前往安全屋的途中,娜塔莎几人多次遇到了手合会的截击,好在都被解决掉了。

经过了手合会的多次堵截之后,戴夫的老爸总算不再喊着叫警察来了,等进了安全屋第一时间就是问自己的儿子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本来在家住的好好的突然被忍者追杀,一直以为是性感女秘书的娜塔莎又变成了干练的女格斗家,这短短半个多小时的路上发生的事情,几乎颠覆了他几十年的人生观。

“其实,我是海扁王...”

到了这个地步,戴夫也觉得没必要继续隐瞒了,直接将自己的真实身份说了出来。

“什么?”娜塔莎和戴夫的老爸都吃了一惊。

别看海扁王在各种街头平民的直播中经常被海扁,他在纽约的人气绝对是顶流,绝不逊色于托尼.斯塔克。戴夫的老爸从来都没想过那个穿着潜水服的变装男孩居然就是自己的儿子,娜塔莎更是露出了恍然的神情。

她曾经看到过戴夫的一些视频,总觉得这人莫名的眼熟,却从来都没往戴夫的身上联想过。

“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次换成了娜塔莎来问,不过和戴夫的老爸比,她更直入中心一些。“为什么手合会的人会来追杀你们,不,确切的说是你,小女孩...”娜塔莎直视着明蒂的眼睛问道。

明蒂要是那种别人问什么她就回答什么的小女孩,也就不会变得那么嗜血了,闻言立刻反驳道:“不好意思,但好像还没有人介绍过自己的身份?挺戴夫的话,你好像是潜藏在他师傅身边的人?我们怎么知道你不是手合会的奸细?”

其实她很清楚娜塔莎不可能是手合会的人,不然先前也不会帮他们逃脱手合会的追杀,她就是单纯的不爽娜塔莎的态度罢了。

娜塔莎当然不可能说自己是神盾局的特工,这时的神盾局也没那么大的名声,甭管戴夫和娜塔莎他们信不信,随手给自己安排了一个身份。

就在两个女人互相对峙的功夫,戴夫掺和进来打岔,将明蒂安排了出去,等明蒂离开房间之后,戴夫才将明蒂的遭遇和整个事情说了出来。

在得知了明蒂的童年之后,娜塔莎心底有了一丝触动。

她的童年和明蒂很相似...

按耐住了情绪,娜塔莎冷静的分析道。“如今看来,手合会最开始并不是冲着那个小女孩和她父亲来的,而是在等什么人上钩,只是她们两个先撞进了陷阱里...”

“所以,我们或许可以找到手合会真正的目标,从那里得到一些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