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发生什么事情了,土龙翻身了吗”

“听声音是有人在砸石头”

“砸石头,这里是桃花林,谁会来这里砸石头,不怕被官府带走吗”

“管他是谁,我们去看看到底是谁这么大胆”

本想着装一波,没想到一阵阵噼哩轰隆的声音打断了这么重要的时刻。

这让黄思成面色阴沉,直眉瞪眼,语气中充满了愤恨。

一行人朝着声音来源前去,想要一探究竟。

“看着点,别弄坏石头了”

有句话说得好,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谁能想到找了半天没有找到云玄想要的石头,结果一个士兵不小心踩空,跌倒在地,滚落几圈。

居然发现一块是平整的石头,半截在下面,一下子就吸引了自己的注意。

立马让士兵开挖,这要是挖出来跟自己想的一样,云玄决定给那些士兵娶一个嫂子。

一盏茶后

石块整体三分之二露出来,没有断裂,就是表明上有些凹凸。

伸手触摸着石块,还行,表面这些痕迹到时候找个专业的师傅给它打磨一下就好。

“休息一炷香的时间”

看着士兵累的满头大汗,直不起腰来,让他们先休息一下。

磨刀不误砍柴工,休息好了,才能有劲将这块石头给它挖出来。

靠在一块岩石上,目光看向远方,在山石之后,有一个茅屋。

一个茅屋,一个老人,一段不平凡的故事。

“你们看,是士兵”

“士兵跑到这里来干什么”

前来赏景的一行人看到不远处有着几个士兵在那围坐着,声音也是传这个方向传来的。

士兵?

六人不解,随后继续前进。

“站住,你们是干什么的”

发现有人前来,一个士兵站出来厉喝,吸引周围士兵的注意。

看着六人,云玄的目光看向一个女子,上次遇见的那个女人。

黄若幽,对,好像叫做这个名字。

“你们是谁,这里可是风景宝地,居然跑到这里挖石头”黄思成问道。

“你瞎啊,没看见小爷穿着盔甲吗?小爷是城防营的士兵,倒是你们,鬼鬼祟祟的,想来不是什么好人”

“区区一个兵痞子,也配知道我们的身份,不管你们是谁,赶紧跟小爷滚蛋,扰了我们的心情”

身后的房东不屑说道。

“放肆,马上向我道歉”

听到这些人看不起,出言嘲讽自己,这让士兵怒火中烧,怒目圆睁。

要不是来的时候,云玄让他们把武器换成农具,定要他们好看。

看到士兵愤怒的样子,六人一愣,五人随后哈哈大笑。

“笑死我,区区一个下三流的玩意,也敢让我们道歉,你信不信小爷一句话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话一出,其余的士兵也是愤愤不平,压抑着心中的怒火。

“不管你们是谁,都要向我道歉”士兵冷冷说道,眼神锋利如刀。

身后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云玄很是欣慰,看来短暂的训练颇有成效。

“滚一边去,一群下三流玩意,别说你们,就是你们的主子见到我们,都得客客气气的”

看到士兵这二愣子的行为,几人甚是不悦,目光寒冷。

什么时候一个小小的士兵也敢这么跟自己说话,不想活了吗?

“好大的口气”

这时,一个不屑的声音传出来,一道身影缓缓出现。

“你是谁”

看着突然出现的人,有人问道,那张外形俊朗的脸庞上,五官立体,线条分明。

英气的剑眉下,一双亮如繁星的双眸,宛若寒潭般深沉,时刻闪烁着坚毅和睿智的光芒。

“我是他们的头”

站在岩石之上,居高临下看着他们,眼神平静,嘴角上

(本章未完,请翻页)

扬。

六人看着云玄这贵气逼人的样子,估计是国都什么大人物的后代,立马换了态度。

笑着作揖说道:“不知公子如何称呼”。

“你们是谁,不好好待在国都,跑到这个偏僻的地方干什么”

目光看向黄思成,云玄眯着眼,有点印象,好像就是上次花船上面的那个男人。

“我们是从金陵而来,听闻桃花林风景优美,所以前来看看。不知公子在此地,多有打扰了,我们这就离开”

看着云玄那自信的样子,这让房东有些拿不定主意,还是先走为好。

“我们见过吗”

这时,黄思成开口说道,眼神疑惑,总觉得眼前人在哪里见过?

“你们来的真好,看见这块石头了吗,将它挖出来,你们随时可以离开”

免费的劳动力送上门,这要是放过了岂不是罪过。

再说了,上次花船那仇,还没有报呢?

闻言,六人瞪大眼睛,愣愣看着云玄,还以为听错了。

“这位公子,你某不是误会了吧,我们可是出生名门望族,这种卑贱的时候还是交给这些士兵做”

“我这个人就喜欢折磨人,尤其是那些在我面前嚣张的人。今天你们不干也得干,荒郊野外的,随便找个地方将你们一埋,谁知道是我干的”

露出一个残忍的笑容,这让六人有些慌张起来。

要说吟诗作对,他们还能凑合,可要是动起手来,连只鸡都杀不死。

“你你想干什么,我们可是贵族,你敢动我们”

“教教他们如何听话,女的就算了”

“嘿嘿,嘿嘿”

听到云玄的话,士兵摩拳擦掌,晃动着身体,一脸笑容朝着几人走过来。

这活脱脱恶霸的样子,让这些从养尊处优的公子小姐吓得瑟瑟发抖,连忙后退。

“成哥哥,奴家害怕”

紧紧握住黄思成的胳膊,滢心怯怯说道,面色大变,声音颤抖。

不仅是她,其余五人都害怕,满脑子都是各种恐怕的事情,满脸骇然。

“不用怕,他们不敢”

害怕归害怕,在女人面前还是要装一装,黄思成抖着胆子说道。

可惜颤抖的身躯出卖了他。

“你敢,这位可是金陵第一世家黄家嫡子,我们也都是出生名门,你要是敢对我们出手,后果极其严重,官府不会放过你们”

“后果极其严重,我倒是想要看看,给我打”

闻言,云玄轻笑着。

“别过来,别过来”

几人吓得连忙跑,恨不得多长几只脚,可惜这里是山路,怎么可能是士兵的对手呢?

轻易就把他们抓住,随后摁在地上摩擦起来。

“救命啊,杀人了”

“快来人啊,有人要杀人灭口了”

“啊啊啊”

“别打了,求求你们别打了”

看着四人被暴打,吓得两位女人梨花带雨的,惹人心疼。

滢心吓得跌倒在地,双手抱着脑袋深深埋在膝盖上面,身躯颤抖,泪水打湿衣裳。

“住手,快住手,不要打了”

看着哥哥被打,痛哭哀嚎的样子,黄若幽不顾安危,上前拉扯着士兵。

岂会是强壮士兵的对手呢,轻轻一甩,黄若幽掀翻在地。

“啊啊啊”

嚎叫的声音此起彼伏,这让两女心一沉,恐惧油然而生。

“求求你,放过我哥他们,求求你了”

跪在地上,脸上布满泪水,黄若幽祈着,希望云玄能够高抬贵手。

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黄若幽,心中一软,道:“好了”。

随着一身令下,士兵们停手,看着这些死狗一样的人,甚是不屑。

就会仗着身份欺负人,真刀真枪干起来的时候,只会抱头痛哭。

“谢谢,谢谢”

擦拭着眼泪,黄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幽赶紧跑到黄思成面前,问候着。

“哥,怎么样,哪里有受伤”

“疼,好疼,全身都疼”

痛苦的哀嚎声夹带着泪水掉落的声音。

他们没想到出来欣赏一下风景,居然能遇见这种事情。

“赶快滚起来,我有话要跟你们说”

看着这些人哀嚎呻吟的样子,云玄撇撇嘴,真的太废了。

要知道这些士兵也就意思意思,根本没有用力,还需要他们干活。

岂会真的打伤他们,再说了,士兵也不傻。

听到这话,四人连滚带爬赶紧站起来,互相扶持着,龇牙咧嘴。

一边如同无助小女孩的滢心也站了起来,躲在黄思成身后,眼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扫了一眼,除了衣服脏了,什么也没有,有必要哭的这么凄惨吗?

这要是被人看见,还以为被爆菊了。

“道歉,向他们道歉,向士兵道歉”

声音平静却充满着不可质疑的霸气,平静如水的眼神看着众人。

不知为何,明明就是风轻云淡的样子,可在六人眼中如同看见暴风雨一样,令他们感到恐惧。

“对不起,我们错了”

二话不说,强忍着身上的疼痛,四人向士兵道歉。

“鞠躬九十度,让我看见你们认错的态度,机会只有一次,好好珍惜”

看着他们碍于自己的实力,毫无认错之心,云玄语气上扬。

“对不起,我们错了”

闻言,四人按照云玄的要求,再次道歉。

“将工具给他们,挖开这块石头”

“给,给,拿着”

“傻站着干什么,赶紧去挖石头”

看着这群二愣子,士兵将他们带走石头这里来。

看着眼前的石块,周围的大坑,四人面如死灰,挖到天黑也挖不完啊。

“监督他们,不准破坏这块石头,一个时辰我要看见石头,不听话者,狠狠教训”

“过来”

说完,云玄将目光看向两个女人。

闻言,两个女人瞳孔一缩,嘴唇颤抖,泪水在眼眶打转。

不好的想法一下子出现在脑海中,挥之不散,愣在原地。

“你想干什么,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不要动我妹妹”

闻言,黄思成大惊失色,惊喜激动,朝着云玄大声说道。

一边的士兵见状,连忙制止。

眨眨眼,云玄楞了。

不是。

老子好色这件事到底是谁说出去的,老子明明就是纯情小处男。

怎么都用lsp的眼神看着自己。

“过来给我捶捶腿,胡思乱想什么,我是这么没有品味的人吗”

寻了一块干净的石头,平躺了下来,朝着两女的方向看过去:“过来给我捶捶腿,不然让你们尝尝我的厉害”。

瞪大眼睛,两女吓得赶紧过来,半蹲着身体给云玄捶腿。

“啪”

士兵不知从哪里找来一根软藤,抽着苏迷身上,疼的大叫一声。

突如其来尖叫神,吓了其余人一跳,拼命挖着土。

“用点心,不然我让你们也去挖土”

两女对视一样,随后给云玄捶捶腿,一边富有节奏,掌握轻重缓急。

另一边如同初学者一样,只会一个地方。

云玄也不管她们,荒郊野外的地方,能遇见捶腿的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你怎么挖的,要是挖坏了石头,你这条小命都不够赔的”

“啊”

“还有你,这才多大点功夫,这就没力气了”

霹雳巴拉声音作响,两女从一开始的惊慌失措,到现在置若罔闻。

这短短的一炷香的时间,让她们心里承受能力有了质的提升。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