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常
关灯
护眼
大字
阴域内。

顾青玉站在李府的大门后,感受着周围传来的一股极大的压迫感,阴域四周笼罩着一层灰暗的屏障,天空之上是灰暗的,被灰暗屏障笼罩住的李府,也是昏暗的。

这里就像是充斥着死寂。

他没有任何犹豫,果断回头,想要推开李府的大门,从阴域里出去。

可是,他发现李府的大门就像是被焊死了一样,不论他怎么用力,也推不开。

“推不开还可以翻墙……”

二话不说,顾青玉纵身跃上墙头,只见隔着围墙的一层淡淡的暗灰色屏障就这么挡在面前,他直接跳进眼前的屏障,可是当他跳进屏障里的时候,忽然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当再次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又一次站在李府大门的门后。

顾青玉见状,心中一凝,看来想要直接出去是不行了。

他缓缓拔出腰间的开天刀,因为不知何时,眼前出现了一个手里拿着扫帚,在大门前缓慢清扫的下人。

从这个下人僵硬的清扫动作来看,不像是个活人。

“公子既然来了,不如进来坐坐?”

就在这时,那个动作僵硬的下人突然开口说道。

“你是谁?”

“小人没有名字,公子请。”

那个下人说着,收起手里的扫帚,对着顾青玉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然后就这么僵在原地,一动不动。

顾青玉沉思片刻,试着沟通起乾坤世界,发现还能够沟通,于是便壮着胆子往前走。

在路过那个拿着扫帚的下人的时候,他仔细探查了一下,发现其果然不是活人。

此人身上不但没有任何的温度,甚至连呼吸心跳都没有。

就像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顾青玉停下脚步,正欲拔刀将身旁这个手持扫帚的下人斩了试试,谁知这人就像是提前察觉到他的想法一样,“噗的一声”,那手持扫帚的下人忽然化作一道烟雾,消散而去。

“请公子继续往前走。”

紧接着,顾青玉的耳畔便传来刚刚那下人的声音。

他心中一沉。

他对这个阴域并不了解,就被那一身酒气的混账老头给丢了进来,接下来要做什么,怎么才能够出去,他是一概不知!

“既来之,则安之。”

顾青玉想到自己还有乾坤世界作为后盾,心中倒也没有多少害怕。

由于之前来过一次,所以对于李府的构造,他还是十分熟悉的,来到前院,只见刚刚消失的那个下人正站在垂花门门口,手中的扫帚也不知道去了哪里,此时正躬身弯腰,请自己进入垂花门。

顾青玉大步向前,走进内院。

入眼一看,内院里赫然躺着一具具尸体,先前那个诬陷自己的刘管家也在其中,这些人披麻戴孝,好似是在为李铭镝举办丧礼。

他看向灵堂,只见李铭镝的棺材板儿不知何时已经被掀开。

他回头看向那个为自己引路的下人,却发现其又不知是去了哪里。

犹豫片刻,他抬脚走向灵堂,地上还有一些没有烧完的火纸,火盆里的正在燃烧的火纸正散发着一抹绿光。

看到这里,他的手缓缓的按在刀柄上。

抬头看去,摆放在灵堂上面的烛光,也逐渐开始变绿了。

顾青玉微微蹙眉,抬脚走到棺材旁,探头往里一瞧,空空如也。

李铭镝的尸体呢?

正当他心中疑惑之际,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小兄弟你是从哪里来的?”

顾青玉猛然回头,瞳孔不由得一缩。

原本应该躺在棺材里的李铭镝,此时正站在自己身后,而且,他隐隐发现,在烛火靠近李铭镝的时候,那烛光正在快速变绿……

“李大人?”

顾青玉有些不确定的叫唤了一声。

李铭镝这是……复活了?

李铭镝就像是才睡醒的婴孩一样,此时一脸迷糊:“你是谁?”

“我是顾青玉。”

“顾青玉?顾青玉……”

李铭镝似乎是在回忆什么,脸上布满了疑惑与茫然,他左右瞧了瞧,就像是并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一样,紧接着又问:“这里是哪儿?”

“李府。”顾青玉回道,“这里是你的家。”

“我的家?”李铭镝就像是稍微清醒了一些,问道:“那你来我家里干什么?”

“吊唁。”

“我家里有人死了?”

“是的,有人死了。”

“是谁死了?”

“你。”

“我?你说我死了?”李铭镝有些想笑,“我不是活的好好的吗?你为什么说我死了?”

顾青玉没有多说什么,而是闪开指了指挡在身后的令牌,说道:“你看,灵牌上写的,是谁的名字。”

“李铭镝。”

李铭镝忽然沉默了,又问:“我是谁?”

“你是李铭镝。”

“我是李铭镝?我死了?不对,不对,若是我死了,那我怎么会站在这里?”李铭镝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觉得有些可笑,他想要笑,但是却发现自己的脸就像是僵住了一样,根本扯动不了脸皮去笑。

他伸手想要去摸自己的脸,却发现自己的双手也是异常的僵硬。

他察觉到异常了。

他看着自己的双手,似乎有些难以置信:“不,我没死,我若是死了怎么会站在这里与你说话?”

顾青玉说道:“李大人,按理说你此时应该躺在棺材里才是。”

“棺材里……”

李铭镝看向顾青玉身后的棺材,愣了愣,转而迈起僵硬的脚步,然后朝着棺材走去,嘴里还喃喃道:“我应该在棺材里……”



他迈着僵硬的步伐走到棺材旁边,然后想要爬进棺材里,但是却发现自己目前身子骨十分的僵硬,没有办法做出这样的动作。

他只好扭头看向身旁的顾青玉,说道:“小兄弟,帮帮我,我爬不进去,你能不能帮我爬进去?”

顾青玉沉思一会儿,点了点头。

他将一直按在刀柄上的右手移开,然后走到李铭镝的身旁,弯下腰,双手抱住李铭镝的腰,想要用力将李铭镝送进棺材里去。

李铭镝看着眼前弯下腰抱住自己的顾青玉,其完全把后背呈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他的嘴角,不由得勾起了一抹阴谋得逞的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