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英小说 > 绿皮怪的史诗 > 217 雷霆手段

217 雷霆手段

      能把绿野部族的规矩,都记诵下来的地精,不是出自绿野部族就是跟绿野有关系的,此时听到艾伦的质问,矮地精卫队长阿诺德顿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这要是不小心砍杀了族中其他家族的子弟,怕是会惹来一场麻烦啊!!
  “想要摘下我的面具,你可以自己进来取。”
  艾伦冷笑一声,眼神如刀射向眼前的矮地精。
  “来人,进去把他面具摘下来!!”
  “是!!”
  嘎吱!!
  艾伦所在半间房屋的铁门,从外打开,两名豺狼人眼冒凶光冲了进来,就要对艾伦动粗。
  艾伦挥手就是一巴掌,两名豺狼人竖着进来却又横着滚了出去。
  “这点胆量都没有,还做什么卫队长!!”
  “不如我到你面前去。”
  扇完人,艾伦回身走到手臂粗细的精铁栅栏面前,双手各抓一根相邻的铁棍,两臂之间往外一震,巨大的精铁棍发出吱吱的响声,往两侧弯曲,很快便拉扯出一道足够容艾伦侧身而过的缝隙。
  “你!!”
  “来人啊!!有人越狱!!”
  阿诺德眼中闪过一阵惶恐,但是如今怎么说也是在绿野部族的地盘,身为绿野一族的儿郎他总不能坠了部族的威信,因此一边往身畔大门奔去,打开大门高声呼喊,一边抽出腰间的两把单手长剑,警惕地对准了艾伦。
  “今天你就算是城主、统领家的子弟,我也绝不会放过你的!!“
  门外,听到号令的治安局战士纷纷朝这座房间所在奔了过来,艾伦一个闪身直接出现在阿诺德的眼前。
  阿诺德能做到卫队长的位置,必然还是有些能力的,双手左右翻飞下,艾伦眼前多了一道虚晃的剑幕。
  只是阿诺德很显然低估了艾伦的身手,只见艾伦一只右手直接捣进剑幕中,叮叮当当的剑刃劈斩,仿佛砍在了一根实心的精铁棍上,愣是无法给眼前的熊地精手臂上,留下任何的伤势。
  反倒是阿诺德自己,被艾伦这突然的一击,当场扼住了咽喉,艾伦一只熊掌只是在他脖子上轻轻发力一捏,阿诺德便感觉像是整个脖子要被捏断,头脑一阵昏沉,但双手双脚还是不忘向艾伦要害刺出、踢去。
  艾伦左手往阿诺德的右手前一搭,咔擦一下阿诺德的小手臂就不自然地扭曲下去,而他左手的长剑刺在艾伦面庞上,却如中败革,再怎么发力也刺不进去,随后就被艾伦轻轻一拍拍飞出去,长剑直直飞出去,深深扎进这厚重的铁墙上。
  至于阿诺德下腹的那两条小短腿儿,艾伦伸直的手臂就这么凝固在半空中,阿诺德踢人的动作,在艾伦身上也不过是多了几个鞋印而已。
  “放开阿诺德卫队长!!”
  “你是找死!!”
  慢了一步,挤在门前进退不得的三族勇士,此时多少有些投鼠忌器,同时也有些不知所措,只能口中发出色厉内荏的威胁,对着艾伦隔空怒吼。
  艾伦摇了摇头,没想到联合治安局的这些战士,身手和反应竟然如此的稀松,看来平日里是闲散惯了,哪里还有弱小时的那般警惕与果干。
  砰!!
  铁门被艾伦从里面直接关上,一个发力直接将门锁给扭曲,暂时封堵住了这道铁门,而在房间栅栏另一边涌进来的三族战士,隔着栅栏跟艾伦对峙着。
  提溜着阿诺德的艾伦,随手将阿诺德丢到角落,阿诺德重重摔在地上,几乎就要断气的他此时贪婪地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并不断地咳嗽。
  “让你们治安局的负责人来见我。”
  艾伦一步跨过弯曲的栅栏,迎头撞在对面四五名战士劈下、刺出的武器,随手掀起一道狂风,将这数把武器连同它们的主人拍得东倒西歪。
  又是一手随意一推,房中的几名战士更是直接被艾伦用不可抗衡的巨力,给扫出了房间。
  咯吱!!
  另外一道房门,就这么被艾伦给关上了,只是这次艾伦没准备破坏这道房门,而是留给等下要来见自己的治安局负责人。
  房间里面变得空旷,还有些诡异的安静,房间之外,却有无数的脚步声、兵器撞击的声音响起,只是刚才艾伦展现的实力有些惊人,所以房间外的战士倒是很知趣地没有推门进来打扰艾伦。
  “好了,现在就剩我们两人,我们好好聊聊。”
  “我问一句,你答一句,如果答错,或者诓骗我,我就捏碎你一根手指,或者脚趾。”
  艾伦不嫌麻烦地,重新越过了栅栏,蹲下身子看着地面上渐渐恢复了平静,左手握着从右手落下来的单手剑,仍旧倔强盯着自己的矮地精俘虏。
  “你死定了!!我们族长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阿诺德心中信念依旧坚定,对于自己部族首领的崇拜,让他即便明知道不是艾伦的对手,但也还是没有放弃抵抗。
  艾伦微微有些讶异,没想到这矮地精意志倒是不错,只可惜误入了歧途,做出了让自己厌恶的事情,接下来他的下场肯定不会太好。
  “是吗??”
  艾伦微微一笑,右手搭在青铜面具上,他的真容终于出现在阿诺德的面前。
  “……啊!!族……”
  看清了艾伦本来面目的阿诺德,先是微微一愣,感觉这熊地精的面孔有些熟悉,仔细回想了很久后他才猛然把这张熊脸与族长的面孔重合起来。
  大惊失色的阿诺德,眼中、脸上充满了惊慌惶恐,正要叫出艾伦的身份出来时,艾伦一个冰冷的眼神直透对方的脑海,无边的怒意顿时将阿诺德整个大脑刺激得一片空白。
  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反正在此时的阿诺德看来,时间是如此的漫长而煎熬,短短时间里他整个身体都被汗水给浸透了,下腹部隐约还渗透出些许的骚味出来。
  “我问你,那个独眼大地精麾下的那群地精孩童,到底是怎么回事?”
  艾伦终于开始审问起来,目光盯着几乎成为了行尸一样的矮地精。
  “那是那穆尔要塞的孤儿院院长阿维娃卖给独眼的,一个孩子五十银币。”
  阿诺德也不再隐瞒,既然族长大人注意到这个问题,那么自己肯定是逃不了。
  “那你们呢?跟他是什么关系?”
  “我们给独眼当保护伞,平日里民政部门清查孤儿、外来者时,我们会提前通知他们躲藏起来。独眼他们如果偷窃、抢劫失败时,我们治安局的巡逻成员也会及时出现,假装把他们抓捕起来,然后带到无人的地方再偷放出来。”
  “然后独眼每月会给我们治安局一定数量的孝敬,像我作为卫队长,一个月可以分到五十到八十银币不等的孝敬。”
  “除你之外,南城治安局里还有哪些人,是收了他孝敬的?还有没有其他类似独眼的家伙,给你们孝敬??”
  “我知道的是,治安局里差不多一半卫队长以上的头目,都会收到这些孝敬,也就是一些文职类没有实权的主管,得不到这样的好处,但是他们有自己的门路捞钱。”
  “除了独眼之外,整个南城里的黑帮都会给我们孝敬,否则我们治安局肯定会派人去打击……”
  简直是怵目惊心,艾伦越是审问下去,内心的杀意也就越压抑不住,浓浓的火焰在他眼神中浮现。
  这才过上安稳幸福的日子多少年,绿野部族的基层就已经被腐蚀成这般模样,枉费艾伦还每每自得自己对于部族的经营打造得如此充满活力。
  而这,还是区区一个治安局,所能接触到的层面,艾伦甚至不敢想象如果对整个部族进行清查,牵扯更高层次的头目、主管,会挖出多大的问题来。
  咚咚咚!!
  “里边的勇士,我是南城治安局副局长蒂莫西,听说你要找我们治安局的负责人聊聊?”
  门外,有人重重敲打在厚重的铁门上,然后有一道雄浑的声音透过铁墙传了进来。
  “进来吧。”
  艾伦冷冷地回道。
  “好,我……”
  一名高大的中年巨魔带着威严的表情,拉开门就要踏进房间,眼神往艾伦身上扫去时,一下子他整个人生生愣住了。
  “……艾伦族长,你、你这是要做什么?”
  作为治安局的高层,蒂莫西可不像阿诺德这个矮地精那么孤陋寡闻,连辨识艾伦这位族长都需要认真回想,隔着栅栏的他一眼便把艾伦给认了出来,随即带着苦笑、惶恐的语气,讪讪地对艾伦问道。
  “我就是想见识一下,你们干的好事而已!!”
  该问的一击从阿诺德嘴里问出来了,虽然像蒂莫西这样的高层哪里,肯定还有更重磅的信息,不过艾伦此时只需要阿诺德嘴里说出的内容,做出一个重要的决定了。
  咚!!
  艾伦所在这半间房的房门,被他一拳直接轰飞出去,有躲闪不急的战士直接被这飞出的铁门砸成了肉泥,同时治安局厚重的建筑外墙上,也被余势不减的铁门,轰出一个巨大的豁口出来。
  轰!!!
  许多人都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他们只看到治安局那宏伟的建筑上,三楼所在的地方突然炸裂开一个巨大的洞口,从外面隐约能看到里面的房间,还有闪烁的人影。
  无数碎落的砖石从天而降,一楼外不少人抱头鼠窜,还有人则抽出手中的武器,往建筑内冲了进去。
  “所有绿野部族的战士都给我听着,从现在起,封锁南城治安局。”
  “任何人胆敢进出南城治安局,杀!!”
  不知道什么时候,艾伦的身影已经飘然出现在了治安局外的天空中,在不掩饰自己面容与身份的熊地精首领,恢宏的声音在治安局周边几条街道的上空飘荡。
  “是!!!!”
  虽然艾伦已经很久没有在绿野族人面前展现过权势,也没有亲自下达过什么命令,可当他此时飘在空中没有任何身份、权柄证明的情况下,所发出的命令,立马引来治安局内外无数名高亢、激动的呼声附和。
  身为一族族长,同时也是绿野部族族人心中那一道伟岸、崇拜的身影,即便艾伦看似不问世事许多年,可真当他出现在族人面前时,一句话便能让族中英勇的战士追随,这便是艾伦在他族人心中的崇高地位。
  “其他人不要惊慌,我绿野部族处理一些内部事务,与你们外族人绝无干系!!”
  街道上,被艾伦引发的骚动,差点引起一片混乱,不过随着艾伦厚重的声音安抚,很快这阵骚乱便归于平静,只是这南城中本来笙歌燕舞的响动倒是微弱了下来,无数道目光开始在暗处偷偷窥探着南城治安局。
  “老师!!”
  很快,感觉到艾伦气势的蔻尔从天而降,落在了艾伦身旁,轻蹙眉头望了一眼被团团围住的治安局,随后收回目光向艾伦投以询问的神色。
  “你现在去纳西尔要塞,邀请蛆眼和提姆两位首领前来我们要塞,跟我见一面,或者让他们派出一位能做得了主的代表来也行。”
  艾伦微微点头,也不解释,直接给蔻尔派发了任务。
  联合治安局的腐败,在艾伦清理它的时候,还有一层顾虑,那就是得提前跟北边巨魔、豺狼人的手里打招呼。这并非是艾伦忌怕他们两族,而是他对其他两族的尊重,不想因为这些事情让其他两族生出龃龉。
  “好的。”
  蔻尔唰一下往天际飞去,很快消失在一线天峡谷的阴暗空间中。
  “你,叫什么名字?”
  等到蔻尔离开,艾伦在地面上扫了一圈,从一个个挺胸抬头,目不斜视地将整个南城治安局围了个水泄不通的地精战士中,选了一个看起来机灵的剑舞者大地精问道。
  “回族长的话,我叫伯特.马南!!”
  被指到的大地精与有荣焉,兴奋地高昂着脑袋大声回应道。
  “好,你现在带着我的信符去城外骑兵大队,让他们大队全部进城!!”
  城里的城卫军,因为熊地精卫队长埃塞亚的作为,让艾伦人为觉得不可信,或许只有驻防在城外训练、巡逻的骑兵千人队,还没有完全腐化吧。
  所以,艾伦干脆决定把骑兵大队给召进城内,虽然这样的行动肯定会给城中的商贸活动带来些许的影响,但是在部族基石问题面前,艾伦可绝不容许这类隐患在族中继续滋生下去。
  “是!!”
  一把接过艾伦抛来的一道魔法符印,名为伯特的大地精奋起最快的速度,往城南的大门方向狂奔而去。